返回首页

清酒系风尘(清酒洗风尘免费阅读)

来源:www.homebrew.com.cn   时间:2023-01-25 13:04   点击:134  编辑:admin 手机版

1. 清酒洗风尘免费阅读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愿与君把盏,共看白云深。风尘仆仆朋友相聚,虽只有聊聊一壶老酒,但足以慰籍你一路风尘劳顿,今天把盏言欢,尽兴尽情。题中两句从该诗中化出,“一壶清酒慰平生”。应该中一人独酌,是一个不得志的从政者的独酌,一壶清酒喻自身品行高洁,虽建树不大但也能慰籍自已心灵。

2. 一壶清酒洗烟尘

一杯小酒,三两好友,这就是惬意的生活,这种聚会就是最潇洒的聚会!

3. 清酒慰风尘

意思:可以安抚旅途的劳顿。出处唐代韦应物的诗《简卢陟》:全诗:可怜白雪曲,未遇知音人。恓惶戎旅下,蹉跎淮海滨。 涧树含朝雨,山鸟哢馀春。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译文:高雅的乐曲,可惜遇不到听得懂的知音。在旅途中忙碌的行进,在淮水入海的地方虚度着光阴。山涧上的树还沾着早晨时的雨露,残留的春色里还有山野的鸟在鸣叫。我这里有一瓢酒,可以安抚旅途的劳顿。

4. 一壶清酒一身尘灰免费阅读

《不染》

作词: 海雷

作曲:简弘亦

演唱:毛不易

不愿染是与非 怎料事与愿违 心中的花枯萎 时光它去不回

但愿洗去浮华 掸去一身尘灰 再与你一壶清酒 话一世沉醉

不愿染是与非 怎料事与愿违 心中的花枯萎 时光它去不回

回忆辗转来回 痛不过这心扉 愿只愿余生无悔 随花香远飞

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一念来回度余生无悔

一场春秋 生生灭灭 浮华是非 待花开之时再醉一回

不愿染是与非 怎料事与愿违 心中的花枯萎 时光它去不回

回忆辗转来回 痛不过这心扉 愿只愿余生无悔 随花香远飞

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一念来回度余生无悔

一场春秋 生生灭灭 浮华是非 待花开之时再醉一回

愿这生生的时光 不再枯萎 待花开之时再醉一回

愿这生生的时光 不再枯萎 再回首浅尝 心酒余味

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一念来回度余生无悔

一场春秋 生生灭灭 浮华是非 待花开之时再醉一回

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一念来回度余生无悔

一场回忆 生生灭灭 了了心扉 再回首浅尝心酒余味

一场回忆 生生灭灭 了了心扉 再回首浅尝心酒余味

5. 一壶清酒慰风尘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的意思是我只有这一瓢酒,愿能慰解这一路艰辛劳顿。

这句话出自唐代诗人韦应物的《简卢陟》。全词为:

可怜白雪曲,未遇知音人。恓惶戎旅下,蹉跎淮海滨。

涧树含朝雨,山鸟哢馀春。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译文:

人生就像高雅的乐曲,却难遇懂得欣赏的人。

在悲伤不安的羁旅中,失意流落在淮海之滨。

涧树沾满清晨的雨露,山鸟悲啼着春色将暮。

我只有这一瓢酒,愿能慰解这一路艰辛劳顿。

6. 清风浊酒醉风尘

风尘指低贱,飘零,命苦福薄之意。

7. 小说清酒洗风尘

《红粉》

著名作家苏童创作的小说《红粉》以建国初年的改造运动为背景,书写了一段不同于正史的“风尘女改造史”。

故事的主角自然是拒绝改造以及改造失败的那些风尘女子,呈现出改造与反改造的精彩博弈,背后隐藏着丰富的深意——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这样一群旧时代的“遗民”想要获得新生是何其艰难。

8. 一壶浊酒洗风尘

风尘浊酒醉无忧取自于《青笙挽歌》,原文为:

青笙挽歌

三杯两盏淡酒

北城琉璃月

素颜花落醉倾城゛

素手绾青丝

海港小镇与凉梦

酒笙清栀

血染白霜

倾此一生只为伊人

风尘浊酒醉无忧

十里桃花两人一马

繁华落尽月沉吟

执扇问佳人

桃夭墨烬,柒染天下。

9. 清风浊酒醉风尘全句

《未曾酒醉己清醒全诗下一句?》未曾酒醉已清醒,吓出冷汗一激灵。想起那个惊险事,留个疮疤在光腚。

今天不能再喝酒,酒喝多了不能走。

酒不醉人人自醉,难免叫人犯忧愁。

下次见面要喝酒,一杯一杯解解愁。

未曾酒醉己清醒,吓出冷汗一激灵。好汉不提当年勇!

10. 清水洗尘原文免费阅读

解 冻

迟子建

冰消雪融时,小腰岭人爱栽跟头的日子也就来了。

小腰岭的女人恨透了泥泞,一旦暖阳照拂得屋顶的积雪脱胎换骨,屋檐滴答滴答地滴水了,她们便不愿让老人出门,不愿让男人喝酒,更不愿让孩子玩耍。不然,她们得一天洗一盆衣服,可是泥泞怎么能阻止得了他们呢? 你时常能在路上,逢着那些栽倒后滚了一身泥水的人。女人们没办法,只好让家人穿最破旧的衣服和鞋子。若是外乡人这时节来小腰岭,看着一村人衣衫褴褛的,会说:“这村子穷掉底儿了!”

有一个在泥泞中依旧衣着考究的人,他就是小腰岭的小学校长苏泽广。只要上班,他必得穿上皮鞋和中山装,虽然他倍加小心,可是回家的时候,裤脚还是溅上了泥点,鞋帮沾满了污泥。他老婆黎素扇,少不了埋怨他几句,说你看看小腰岭的人,谁像你穿成这样,让人笑话!苏泽广说:“我这么多年没穿中山装了,好不容易盼到能穿的日子了,再让它压箱底,不是可惜了吗!”工宣队进驻学校的那年,他被发配到蓄牧厂养猪。平反后的苏泽广官复原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供销社买了一盒鞋油,把皮鞋打得锃光,然后又捧出了中山装,让老婆把它熨烫得板板正正的,挂在衣柜最显眼的位置。小腰岭人看他穿看中山装的样子,有的羡慕,有的则嗤之以鼻,说:“臭老九又抖起来了!”

苏泽广这天下班回家,滚了一身的泥水,显然他是摔倒了。黎素扇气青了脸,嚷着:“我说让你穿破衣服吧,你非不干!这咔叽布的中山装,洗、熨都费劲,你知道不知道?!”

“知道。”苏泽广吁了一口气,边脱衣服边说,“你得赶快把它洗好晾干,我要去兴林开个会。”“什么会呀,要去兴林?”黎素扇问。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苏泽广说,“邮递员下午送来急件,我打开一看,是教育局发来的,我后天到青峰报到,然后去兴林开个紧急会议,特别注明此事机密,不得外传。”

黎素扇“哎呀——”叫了一声,打了个激灵,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苏泽广阴郁地说:“我也这么想。以前通知开会,什么内容,会期几天,都说得明明白白的。这次呢,既没说会议议题,也没说要开几天。而且,怎么会把人召集到兴林呢?我看这次,恐怕凶多吉少。”

黎素扇说,“你要是出了事,我们娘仨怎么活啊?”说着,眼泪落了下来。

“你放心,万一有不测,我会安排好你和孩子的生活的。”苏泽广说。

黎素扇说:“你估计,能出什么事儿?”

“我们这次去三个人,有两个是刚刚落实了政策回到教育岗位的,另一个呢,是刚成立的招生办的主任。你说能不能是高考出了问题?”苏泽广似答似问地说道。

黎素扇望着丈夫,说:“不会吧!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想不明白什么事儿,今儿就不费这个脑筋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

家中只剩黎素扇一个人时,她开始帮丈夫打点行装。想着丈夫离不开书,便把几卷丈夫常看的书也装上了。不过当她拉上箱子的一瞬,突然想起书是个惹是生非的东西,万一有一天这样的书再遭禁,他不等于带去了几颗炸弹吗?于是又把书抽出来。

苏泽广下午到学校开始清点办公室中他认为该销毁的东西。他把平素偷闲写的诗一页页从抽屈里翻出,逐一过目。这时的他宛如一个审判官,裁决着哪些诗该活,哪些该枪毙。当他读到“我在月下独酌,邀一朵彩云,做我杯中的新娘”,觉得过于小资情调了,就把它放到处决的行列中;就这样,经他裁定,只剩下五首诗了。他对这五首仍不放心,又仔细端详了一番,发现“我的泪,落入黑暗,于是黑暗有了种子,生长出了黎明”也容易惹祸,便让它作为最后的殉葬者。他把裁决的诗,连同一卷手抄的《纳兰词》,一并投入走廊的火炉里。只听“轰——”的一声,那些东西顷刻间就被腾起的火焰吞噬了。苏泽广叹息一声,离开火炉,回到办公室,枯坐着。

解冻时节的泥泞就像一个个流脓的伤口,治疗这伤口的,是阳光。只要天气持续晴好,这伤口的面积就会逐渐缩小,直至结痂。苏泽广走后,小腰岭始终春光烂漫,短短五天,路上的泥泞萎缩了,人们走路时敢挺胸抬头了。这天中午,从青峰过来的长途客车上下来一个人,他就是穿着中山装的苏泽广。他提着大旅行箱,神采飞扬地回家。

吃过午饭,黎素扇问苏泽广:“究竟是啥会啊?虚惊了一场。”

“说了你也不相信。”苏泽广喜滋滋地说“招我们去,看了两场电影。”

“看电影?”黎素扇挑起眉毛,说,“青峰又不是没有电影院,何苦折腾到兴林,连来带去好几天,又是汽车又是火车的,耽误工夫又浪费钱。”

“这是好事啊,大好事!说明思想解放的时代到了。”苏泽广亢奋地说着,从旅行箱里翻出一出书,说是要上班去。离开学校不到一周,他想得慌。

冰雪完全消融了,小腰岭的村路上,再也没有因泥泞而跌跤的了,人们在春光中忙着翻地,下种。

6.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的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只要上班,他必得穿上皮鞋和中山装”不仅表现出苏泽广对中山装的珍爱,也表现出苏泽广想突出自己不同于小腰岭人的心理。

B.“小腰岭人看他穿着中山装的样子,有的羡慕,有的则嗤之以鼻”表面上写服装,实则表明小腰岭人们思想上的冲突。

C.在接到开会通知后,苏泽广觉得“凶多吉少”,他的爱人则担心“出了事,我们娘仨怎么活啊”,这表明他们还处在过去的阴影之中。

D.出发前,黎素扇将行李中的书放了又抽出来,而苏泽广到办公室销毁了自己认为不该写的诗作,这表明他们对未来的不确定。

7.下列对本文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小说第一段交代了小腰岭人特定的生活情形,既照应了标题,又为下文写苏泽广夫妇二人在去兴林开会之前的种种担忧烘托气氛。

B.小说运用语言、神态、动作等描写方法,传神地表现了苏泽广在时代转变中的“兴奋—忧虑—失望—亢奋”的心理变化状态。

C.作者为读者创设了独具特色的话语情景,一个时代的不幸,一个新时代的来临,在平实的人物对话中徐徐展开,既让人印象深刻,又引人深思。

D.小说聚焦一个普通人物——农村小学校长身上,没有对重大历史事件刻意叙述,却可以从日常化的生活中,看到时代的缩影。

8.文中画横线句“解冻时节的泥泞就像一个个流脓的伤口,治疗这伤口的,是阳光。”意蕴丰富,请结合全文谈谈你的理解。

9.有人评论说“迟子建作品中的悲剧意识深藏于‘温情’的底色之下”,请简要分析文中书写了哪些温情。

答案:

6.A“也表现出苏泽广想突出自己不同于小腰岭人的心理”错误。“有一个在泥泞中依旧衣着考究的人”,可见并没有“想突出自己不同于小腰岭人的心理”,无中生有、过度解读。

7.B“‘兴奋—忧虑—失望—亢奋’的心理变化状态”错误。应该是为你能穿中山装而兴奋,为不知原因的“开会”而紧张,最后为思想解放而亢奋,无“失望”这一心理。

8.表层意蕴:是指自然中的解冻带来的道路泥泞只有依靠阳光才能消除。深层意蕴:社会的解冻和心灵的解冻只有依靠解放思想,抚平人们的伤口,才能迎来时代的前进。

9.①文中书写了泥泞中小腰岭村女人对家人的关心,压抑的环境中妻子对丈夫苏泽广的担心与体贴,体现了人性之美,给人以“温情”。②结尾以“人们在春光中忙着翻地,下种”环境的描写让人联想到思想的大解放给小腰岭人带来了崭新的前景,人们对新生活充满了希望和干劲,给人以时代的“温情”。

11. 清水洗尘小说阅读

接风洗尘有关诗句,例如:“朝曦迎客艳重冈,晚雨留人入醉乡。”

意思是:天色朦胧就去迎候远道而来的客人,晨曦渐渐地染红了群山。傍晚泛舟西湖,天上飘来了一阵阵雨,客人不胜酒力已渐入醉乡。

出自:《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一》

宋代:苏轼

朝曦迎客艳重冈,晚雨留人入醉乡。

此意自佳君不会,一杯当属水仙王。

译文:

天色朦胧就去迎候远道而来的客人,晨曦渐渐地染红了群山。傍晚泛舟西湖,天上飘来了一阵阵雨,客人不胜酒力已渐入醉乡。西湖晴雨皆宜,如此迷人,但客人并没有完全领略到。如要感受人间天堂的神奇美丽,还是应酌酒和西湖的守护神“水仙王”一同鉴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